Harriet_DJK

潜水小透明👀

请求。

发完的东西好几个月告诉你屏蔽了 完全没有再发一次的想法🙃

情感迟缓者:

特别赞同,我都不知道我发了什么就这么被屏蔽了


璃:



非常赞同




伝えたいこと:







真的,发文什么的我无所谓(我走外链。








上次发个图找孩子都被屏蔽我想打人谢谢。








肥美帝:















请求大家和我一起,让LOFTER出台一个政策或者制度或者程序软件,在发文的时候,就直接检测出我们所发布的内容(精确到某个词汇)不符合的项,然后我们直接就改,改到符合你的要求。
















改完就发布。
















发布了,就别他妈的再屏蔽我!!!
















发文,说含有敏感词汇,发不出去,然后作者必须挨着检查,往往都检查不出来,然后修改发布方式。麻烦。
















发出去了,第一瞬间屏蔽你还好,往往是一个小时以后屏蔽你。你还开着电脑还好,可以立即修改,但是关了电脑就只能骂娘,用手机更可怜,还不能找到被屏蔽的文,点进去显示文章已经删除。
















无论哪个圈子,写文都是一件耗费心力,但是发布那一刻绝对是很愉悦的事情,但是LOFTER屎一样的屏蔽制度毁了这一切。
















有时候说是因为上层政策,但是!!请问清水的屏蔽程度是什么?
















为什么作者(我本人)会无缘无故进入黑名单?!
















为什么清水文被屏蔽,质问为什么被屏蔽继续被屏蔽质问质问被屏蔽结果质问的质问继续被屏蔽?
















为什么发文屏蔽了不到十分钟又解除屏蔽?!
















为什么同样两篇文,发在一个艾迪里面,一个屏蔽另外一个不屏蔽?
















最后,为什么放图链你都屏蔽!!!我他妈就信了你个邪了!
















所以你们的屏蔽是什么个程序??凭个人喜好吗?
















请问LOFTER app的解除屏蔽程序到底要多久?被误屏蔽的作者有能得到你们一句抱歉吗?
















请问你们APP的宗旨是什么?
















你们的初心你们还记得吗?
















我只想安安静静写文,不想发文发的提心吊胆,发完文之后还胆战心惊……
















 @LOFTER官方博客 你们毁掉了这个CP带给我的幸福感。












从今天开始就要夹紧尾巴做人啦🙈
要以新的身份开始啦 小刘律师 要加油啦❤

[兔俊 ] 男朋友还是双十一?!(短小 一发完)

本来应该在双十一当天晚上发出来的 但是……
然后接下来的一周也……
所以今天才……






尹斗俊这几天很郁闷。
明明两个工作那么忙的人只能晚上回家以后腻歪腻歪,可自从他半个月前出差回来以后,每天晚上龙俊亨都只捧着手机点啊点,嘴里还神神秘秘的念叨着什么。每当他试图打断龙俊亨和手机的神交的时候,都会被龙俊亨无情地一把推开,只留给他一个毛茸茸的后脑勺让他欣赏。
“龙俊亨,你是不是在外面有人了?”尹斗俊捂着脸,生无可恋的躺在沙发上,闷闷的开口。
“#@~/&→*∞*”
“……俊亨你千万要照顾好自己……他要是对你不好你就回来找我……我不会忘了你的……”尹斗俊翻了个身,把脸埋进沙发抱枕里,声音里带了哭腔。
“…………………………”
“俊亨家里你想带什么走都可以……我净身出户也可以……只要你幸福就好……”尹斗俊边说边抽抽鼻子。
龙俊亨伸手一把把抱枕拽出来盖在尹斗俊头上,“麻烦你给我安静一点!每天回来闹一出耽误我时间,离付款还有两个小时了我还有两单没凑齐!”
尹斗俊费了大劲把自己从魔爪里解救出来,这家伙光棍节之前谋杀亲夫,要把双十一过成真的是咋滴?“一共能便宜多少啊?还不如这点时间值钱……俊亨啊,陪陪你老公我,想要什么老公都给买!”尹斗俊一边说还一边抛了个媚眼给龙俊亨,然而对方连头都没抬,“听这意思是有私房钱了,明天晚上咱俩算帐啊,你今天保持安静我下个月给你涨200块零花钱。”听完这句话尹斗俊立马拉上了嘴巴拉链,坐在龙俊亨身边安静如鸡。
11:59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紧张!!!呼~”
“来来来不紧张斗斗抱抱……”(于是尹斗俊没有拿到下个月多给的200块🤷🏻‍♀️)
12:01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没抢到!!!气死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龙俊亨一边摔手机一边用手拍着尹斗俊大腿,“让你抱让你抱!都是你!那个耳机我看上好久了,我就想趁着双十一……唔……”然后咚的一声,尹斗俊大头朝下栽下了沙发。“亲什么亲,你别耽误我时间!我还有两千多的单子没付……哎你干嘛……”尹斗俊终于失去了所有的耐心,抢过龙俊亨的手机按了关机,然后把人直接扛起来进了卧室。
“我等了一周的双十一!”
“我等今天晚上也等了一周了!有的男朋友过什么双十一……”

洗完澡出来龙俊亨还哼哼唧唧的数落尹斗俊,尹斗俊吃饱喝足又恢复了俊亨傻瓜的属性,给龙俊亨盖好被子,又在额头上亲了一口。然而龙俊亨还是不能从一周努力付之东流的愤怒里解脱出来,果然双十一就该是单身节,不是单身的在这天也得把自己弄成单身,有个男朋友在旁边太碍事了。
然后龙俊亨手机上收到了五位数的转账。
还是男朋友最好,过什么双十一。

《醉花阴》最精彩的部分写了一半
可前面的部分还没动笔
emmmmmmm……

[兔俊 ] (民国)《醉花阴》

我开始想些点奇奇怪怪的东西了 这篇感觉构思着构思着跑了偏 感觉除了人设还是兔俊以外剩下的都不对了 可能是考研政治学的我脑子进了水🙄我可能就慢慢写着发着 什么时候觉得前后不搭或者主题完全变了可能或改或删吧 长文练手

『二』

这间化妆间是供慕尧单人使用,可见其在盛誉隆之中的地位。简单的装饰,一旁摆放的整整齐齐的行头箱子并戏服架子,当间一张大梳妆台,左手边放着油彩,右手边搁着刚摘下来的头面。尹斗俊与梁耀燮二人坐在他背后,靠墙的位置的两张圈椅上,而慕尧静静的背对他二人卸妆,一时间屋中仅有慕尧开合手中瓶瓶罐罐的声音。尹斗俊望着那单薄的背影出神,方才进门时自己也打量过他的身材,身量虽不及自己却也颀长,却不比自己一身强筋硬骨,倒像是泥刚捏出来的人偶坯子,美则美矣,缺了些精气神。一旁梁耀燮打量了身边好友几下,心下了然,这万年不开花的铁树这回可算是栽了。“不巧在下还有些公务,就先告辞了,希望不会搅了二位雅兴。”尹斗俊万万没想到进门前还激动万分的发小屁股还没坐热就要脚底抹油,这让自己一个人怎么再待下去,便跟着站起来想开口说下次有机会再聚,可慕尧却开口了,“少帅这是也要走?”一边说着话,一边侧了半张脸来看他。尹斗俊只觉得脸上如同着了火一般的烫,再想开口时舌头仿佛打了结一般,只能杵在原地坐立难安。“先生这是说哪里话,少帅可是推了要紧军务来见您的,怎会此时离去。不过是送在下一程,请先生稍等片刻。”

两人前后出了后台,梁耀燮再回头看自己好友的时候,脸上再寻不到半点方才的羞意,又回复了以往的冷峻。“哎我可提前告诉你,你要是这种表情,别说慕尧了,我都不看你一眼。”尹斗俊瞄他一眼,也不开口,但眼中审视的意味倒是让梁耀燮打了个颤,“我这不是给你腾地方么,以我多年的经验,里面那位八成也属意与你,你可别把人家往外推啊。”说着话,梁家的车已经停在了门口,梁耀燮跟尹斗俊招了招手就上车扬长而去,留下尹斗俊独自一人在石阶上思索。

再次回到慕尧的化妆间门口,尹斗俊比起方才更多了几分踌躇。好友的意思他明白,自己就算是从未动过心却也不是不知道这其中的感觉,可是二人身份云泥,若是真的要有一两分牵扯,着实是件头疼的事。尹斗俊正想着,门倏地开了,已经换了一身青布长袍的慕尧从里面走出来,对着尹斗俊拱手深行一礼,“少帅若有事要忙,便先行离去吧,慕尧在此等少帅下次莅临便是。”那人嘴角含着笑意,眼底却似有一方寒潭,貌似暧昧的言语,却句句透着疏离。他这样的人该是高傲的,却不该是眼前这般冷寂,尹斗俊皱皱眉,转身进了化妆间。“先生可还有安排?”尹斗俊端起方才已然晾了半晌的微凉的龙井,不慌不忙的开口问道。“没有。”慕尧立在一边,像是要伺候他喝茶的距离,却没有一丝谄媚的行迹。这倒与方才第一面相见时相差不少。“方才先生不是这个态度。”尹斗俊做了个请坐的手势,慕尧点点头,欠身坐在梁耀燮方才坐过的

位置上。“方才总有别人,如今只有少帅与我。”

方才谢幕是龙俊亨便发现了看到了尹斗俊,满戏园子的人都激动的拍手叫好的时候,不知他是不懂规矩还是别的,只是背着手站在二楼包厢的扶栏旁,在与自己视线交汇的时候轻轻对自己点了下头。那双眼睛似乎能看进人的心里去,搅翻一池长久无波的春水。只有龙俊亨自己知道,油彩之下的脸庞,一瞬间烧的厉害。

尹斗俊闻言挑了挑眉,未置可否,只是接着说:“那……我请先生宵夜?不知先生可否赏光?”慕尧闻言,侧了侧头,嘴角勾起温和的笑,“少帅莫要称在下先生了,就叫俊亨罢,龙俊亨。”

下了戏的点,富贵人家的太太小姐们总爱往畅春楼里坐着,叫上一壶时令的茶,要上些招牌的宵夜点心,若是人多还能打起一桌麻将来,好不热闹。只是今日耽搁了时间,等到两人在雅间里坐定时,外面的喧闹声也快散尽了,只剩窗外初秋北风卷落叶的沙沙声。龙俊亨喜欢吃甜食,平日却不怎么多吃,甜食吃多了是要倒嗓子的。可今日他突然想要多尝几口这些透着甜甜奶味的小糕点,虽在北平也吃过,总觉得今日味道较以往更合自己口味。尹斗俊见他爱吃,一边给他往盘子里夹,一边伸手又唤了小厮来要加菜,龙俊亨连连摆手,嘴里却让酥皮点心噎的半个字也说不出。尹斗俊看着对面鼓着腮帮子还一脸焦急的人,低低笑了两声,叫小厮下楼去给端杯牛乳茶上来。

宵夜吃的差不多,两人却没有想要离开的意思。尹斗俊轻咳一声,平白拈了个话题:“你平时不练功的时候,还喜欢做些什么?”龙俊亨眨眨眼睛,低头想了想,“也没别的什么,左不过看几本书,捡些时兴的闲散文章来看。”话题再次中断,可这回尹斗俊真是没话了,平日里自己只跟行伍之人作伴,早就忘了书生的那些做派,更别提和龙俊亨这样的文弱之人找些话说。可是龙俊亨似乎对尹斗俊更是好奇,“您在前线,打的是什么仗?是外国人,还是……我们自己人?”尹斗俊没想着龙俊亨能问出这后半句,不过又想想,北平城里中国人外国人都打遍了,他有这思量也不奇怪。“我父亲他们从前打过洋人,后来打满族人,我前面打过日本人,如今……打些流匪罢了……”“为何不打日本人了?”尹斗俊愣了愣,“上面不让打,便不打了。”龙俊亨听完,脸上挂了些失望,他的表情尹斗俊一点没落下,却不知他究竟是为何失望。“你如何看这场仗,我们还能撑多久?”尹斗俊突然想听听龙俊亨的想法,毕竟这些年来,他大抵是第一个问他这话的普通人。“能撑下去的,100年都撑过来了,还怕日本区区小国?”龙俊亨声音不大,却异常笃定。尹斗俊突然觉得面前这个人并不是自己想来那么简单,“你平素究竟看了些什么书?”龙俊亨看了看他,没说话,伸手在茶碗里沾了一下,在桌上写了个“廿八”。“你可曾看过他的文章?”听完这话,尹斗俊方才恍然大悟,却是又愤又急,“你怎么净看些流寇匪徒的东西!你从哪弄来的?”龙俊亨抬头看了眼急得已经站起身来的尹斗俊,自嘲的笑笑,“我那里最是藏污纳垢的地方,也没人爱去翻,自然能留下些东西。”一听他这话,尹斗俊心里的气突然散了大半,甚至还添了几分愧意,“可是他的文章真的很不错,”尹斗俊看见龙俊亨眼里有星光在闪动,“若有机会……你也该看看的……那是我没有办法去做的事情,可我希望你可以做到。”

尹斗俊开着车把龙俊亨送回戏园子门口,龙俊亨就快走回门里的时候尹斗俊又一把拉住了他的手,却又急急忙忙放开,两个人都是一阵难为情,半晌也没说句话。“我改日再来找你……你……不许见旁人了!”龙俊亨听了他这话,抬眼看看他又笑出声来,“我怎能不见人,难不成要我把自己关在屋子里等你来了才能出门?”“我说的什么意思你明白。”尹斗俊又回复了白日里严肃的神情,语气里也都是认真。龙俊亨定定看着他的眼睛,猛的向后退了一步,却忘了身后的台阶,又被尹斗俊一把揽住腰圈在怀里。“怎么突然要跑?”尹斗俊的声音从头顶传来,龙俊亨觉得自己仿佛被他下了蛊,却在尹斗俊抚上他面颊的一刻又恢复了清明,“少帅回去吧,也别再来了,这地方和这人,都不是少帅该沾染的。”说完便头也不回的进了园子。

尹斗俊不知道那天龙俊亨突然发了哪门子神经,明明一晚上都好好的,分开时却好像换了个人,接下来几日再去找他时也再也不肯见了。

梁耀燮看见尹斗俊魂不守舍的一副样子,就知道自己好友是为情所困。“哎,说说你的心事,趁小爷我还没走,帮你把事解决了。”梁耀燮这几日便要出发去前线换防了,此番前线吃紧,这一去不知何时才能回来。“我没事……倒是你,去了前线千万把你小命留好,不许站着出城躺着回来!”“你他妈说什么呢你!小爷我的本事你还敢怀疑?”两人打打闹闹一下午,却不知这样的日子何时才能再有。(没有了,别想了。😌)梁耀燮从帅府临走前,还是放心不下尹斗俊这幅模样,“我知道你在愁什么,我来告诉你。我找人查过他,从前北平有个公子哥要带他回家来着,他自己都巴巴交了赎身的银子,就等着那位来接他,可是等来的是那位的绝情信。从那时起他便是这幅样子了。”尹斗俊突然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却被梁耀燮打断,“斗俊,我知道你的性子,什么事认住了就不撒手,可是你有些事怕是你也左右不了。若真是如此,还不如不再招惹他了。这对你们两个人都好。”尹斗俊此时却不再说话了,梁耀燮一见他这幅样子就知道他又没听进去,可是感情的事,旁人能做的又能有多少。


气的他妈要死
辣鸡 都是辣鸡
只有我哥最完美
我要好好打榜好好刷管好好学习好好产糖
为高光献出一切

down到写不出小甜甜
我需要回归给我打鸡血
我的小仙女们要等我回来啊

一起踢球公布恋情 这是个好素材🙊

[兔俊 ] (民国)《醉花阴》


『一』
桐城新来了个戏班子,盛誉隆,是京里名气最盛的几个戏班子之一。据说许多豪门贵子一掷千金只为见这当家的名角儿慕尧一面,可这位名角儿却不是人人都见的主儿,北平大小权贵高低商贾该回的不该回的也都回过,可见可不见的也都见过,银子花不花的出去全凭这位角儿的心情,可这人气却是不降反升,戏园子门口日日门庭若市好不热闹。
这慕尧倒有个名声在外,说是只见中国人,只要不是打娘胎里流着中国血的人,一概拒之门外。1935年这光景上,有这气节的伶人们虽不少,却没几个敢把这话搁到台面上的。毕竟唱戏活个人气,断了人气等于砸了饭碗,再红的角儿也逃不过这理儿。
盛誉隆说是巡演,也不过是避避北平的风头,近日里坊间总传说日本人要打进城来了,搬到小城里边总比在大城市里等着被抢个精光的好。
今儿是盛誉隆第一场戏,早前儿就在门口摆了慕尧《霸王别姬》的牌子,开票没半个时辰便售罄了,后面的场次却还没排出来,这让许多等着一睹慕尧真容的戏迷们焦心不已。
尹斗俊近日里刚自部队里换防回城,尹少帅进城那日桐城也是热闹了一番的,尤其是那晚老帅给少帅办的那场洗尘宴,可谓是各家淑女小姐们比美的秀场了。毕竟谁若有幸被少帅看上,荣华富贵且不论,只要有少帅那样丰神俊逸的丈夫在身边,便是人间仙境了。可尹斗俊的心思却未在此,他在部队上换防这三个月,前线战事吃紧他是最清楚,家国存亡生灵涂炭,这歌舞升平纸醉金迷便是最最不合时宜。正当他编了个理由打算溜回后宅的时候,自小一起长大的梁耀燮把他拉到了回廊里。“哎,过几天慕尧的场子,我给你弄到了票,千万得去啊,东云跟我要了几次我都没给他,算着你就这几日回城我专门给你留着的。”尹斗俊看着自己的发小一脸认真,想了想总不好驳了人家面子,“行,我要是没事就去,有事我通知你,你再叫着东云一块去。”梁耀燮却急了,“大哥你知道这票有多难弄么,而且,人家慕尧可是非英雄豪杰不见,我们这样的纨绔还等着沾您少帅的光见见名角儿呢,你可非得给我腾出空儿来!”答应了好友的邀请,又好好安抚了一通,尹斗俊回到后院之后才终于解了这一身的乏。
靠在浴缸里放空,想起刚才梁耀燮的话,什么戏子见一面要这么高的条件,却是要比北平城里的大总统都要难见了。山河飘摇,好男儿不爱武装爱红妆便罢,蛊惑人心却是罪过了。尹斗俊摇摇头停下了腹诽,擦了擦身上的水滴穿好衣服便重回书桌前看起了布防图,什么温香软玉也只能是调剂,唯有战事才能让他集中精力。
开锣那日,梁耀燮老早就到了戏园子里定下的包厢,请班主递了名帖进后台,却宛如石沉大海,再无回音。这结果梁耀燮早就想到了,只不过他讲尹斗俊要到的消息也一同打点给了班主,这才是他进后台见慕尧的杀手锏。
“俊亨啊,今儿个少帅要来,若人家少帅要见你,你见是不见?”龙俊亨对着镜子正上着妆,见班主进来便知又是有人来塞名帖求相见了,只瞟了一眼复又专心调着手中的油彩。“怎么?你手上拿着的就是那劳什子少帅的名帖?”班主赶忙止住龙俊亨的话头,提点他这尹斗俊可是少年英雄,单骑就敢闯东北灭鬼子,真真儿担得起这少帅的名头。龙俊亨听罢,看了镜子里的自己一眼,“四叔,这样的人物是不会进后台来看我的,你想多了。”
直到快开场了尹斗俊才姗姗来迟,却穿着一身戎装带着城外的寒气坐在了包厢里。“我去城外带部队训练了,刚刚回城。”尹斗俊一坐下就忙跟老友解释,梁耀燮却没责怪他,反倒一脸高兴的谢谢他守了约,尹斗俊反应了半天才知道梁耀燮是为了去后台见人。
慕尧照例安排在了压轴场。尹斗俊从前未上战场之时便不爱听戏,觉得都是些莺莺燕燕女儿家的玩意儿,与他身份不合,仅在妥不过的场合下才硬着头皮进了几回戏园子。自领兵打仗之后,这梨园更是再未入过一步,此番若不是发小强邀,他也定是敬而远之的。故而之前几折戏下来,尹少帅免不了已是昏昏欲睡,戏间有人不断来给少帅和梁少爷问好,也三言两语搪过去继续打瞌睡,几番劝说之下,梁耀燮也不再唤他,只叫他在最后一场时定要醒转罢了。
待锣鼓再次响起,尹斗俊自己倒像是上好了闹钟一般醒过来,《霸王别姬》,自己倒是在京城赴宴时听过畹华先生的一折,倒是出不可多得的好戏。台上之人身段唱腔都极正,果然是京城的名角儿派头,身边的梁耀燮已看得入迷,自己虽不大懂戏却也能听出与前面几折的云泥之别。尹斗俊不禁感叹,原来这戏台之上,竟也是一将功成万骨枯的
情景。
待唱到「看大王在帐中和衣睡稳一句」时,尹斗俊似乎看见台上那人眼光往自己这边划过。那人有双顾盼生辉的大眼睛,却似藏了哀愁,不是那虞姬的哀,却是慕尧自己的愁。尹斗俊这辈子头一回被人用眼神勾了魂去,坐在原地平复着自己心跳,眼神却不敢再往台上瞟,都说戏子会吸人魂魄食人骨髓,却是不假了。
梁耀燮本想着戏一结束就奔着后台过去,结果往台下一望,往后台的路却已经被堵了个水泄不通,便打算打道回府下回再见这位名角儿,却被自己好友惊了个半死。尹少帅一脸严肃地告诉他要带他去见慕尧的时候,梁耀燮以为自己听错了名字,不是位戏子而是位将领,直到自己跟在少帅大人身后狐假虎威穿过人群来到化妆间门口的时候,才惊觉自己梦想要成真了。
眼前原先紧闭的门乍一拉开半人宽,一张卸了半面妆容得清秀面庞映入眼帘,随之而来的还有与台上清亮嗓音不同的慵懒却仍旧好听的舒缓男声,“二位进来稍后,待我卸完妆再给两位见礼。”

注:1.我不太懂戏,如果有误请大家指正。
2.梁少爷现在是纨绔+迷弟,过几年就是英雄人物了,我们小爷怎么可能颓废一辈子。
3.虽然是戏剧梗,但我不会把任何一个人女性化,这也是我一直不喜欢的,所以请大家放心。
4.这篇大概会长,因为捋了个时间线有十几年的样子,不过写完第一年给个开放性结局也不是不可能,但是我时间不够,大概不会很快,再加上偶尔有别的梗还想写个短篇,所以可能……年更?
5.想开放个点梗,兔俊斗燮斗光都可以,我最近陷入想象力枯竭期,需要大家的滋养,评论私信皆可,谢谢大家了。


[兔俊 ] 《一锅红烧肉》又名《大家都是成年人》

色情……色情一点……ooc……当H小说看就好……不妥会删的……
大城市的夜永远不会寂静,尤其是在连休之前的晚上,经历了超长待机的工作日之后,红男绿女们涌入大大小小的娱乐场所,与热闹的夜融为一体。
这间酒吧据说有种神秘力量,能让需要慰藉的人找到适宜的对象。尹斗俊之前也来过几次,但也只是坐下来喝杯酒和朋友聊聊天而已,至于陪伴者,他却一次都没有遇到过。
龙俊亨从来没想到自己会突然被戴上一顶郁郁葱葱的草帽,这种感觉说不清道不明,只是觉得如果不来酒吧灌自己个烂醉好像没有办法好好纪念这一场逝去的感情。
就在他抬头想要再来一杯的时候,手边却被酒保放下一杯低度的洋酒,“那边的先生请您的。”龙俊亨回头看见了包厢里坐着的那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切,来酒吧还打扮的人模狗样,衣冠禽兽。推开那杯像饮料一样的东西,已经快断片的龙俊亨敲敲吧台,让酒保又给他倒了一杯之前的酒,却突然玩心大起让酒保给刚才那人送一杯过去。
尹斗俊终于找到了自己感兴趣的人,可是那家伙今天的目的好像只是灌醉自己。自己可不喜欢尸体,于是点了杯低度酒送给他,可这漂亮的孩子好像并不买账,尹斗俊端着那人送他酒款款向他走去。
“嘿,你喝太多了。”龙俊亨抬头看了来人一眼,夺过他手上那杯酒又灌了进去,“你不喝酒就滚开,你不是我的菜。”尹斗俊嗤笑一声,“你知不知道现在我只需要等你断片,然后把你直接带走就可以,你确定还要继续?”龙俊亨看了看手里的酒杯,又斜着眼看了看旁边的人,伸手放在他脖子后面,一把拉过来与他额头相抵,“你长得还挺好看的……”混着酒气的呼吸打在尹斗俊脸上,有些呛,却暧昧不明。“可我说过我没看上你,滚远点。”两人的唇相距不过两公分,甚至在某些音符的位置上,尹斗俊已经感受到了眼前人嘴唇柔软的触感。“我也说过,”尹斗俊扣住龙俊亨想要逃离的后脑勺,“我只需要等你断片,到时候你什么都控制不了。而且我会告诉你,我能满足你要的一切。”话音刚落,龙俊亨就瘫软在了他面前,尹斗俊一把把他揽在身边,跟酒保打了个招呼,朝楼上的包间走去。
不太香的肉👈嗯嗯大家懂的